瑞典首相乌尔夫·克里斯特松已召集军队来遏制前所未有的暴力犯罪浪潮

在瑞典发生了四年来最致命的一个月之后,警察局长安德斯·托恩伯格向记者透露,瑞典的罪犯不仅招募和武装儿童进行杀戮,儿童现在还主动联系帮派,寻求作为杀手的工作。

托恩伯格感叹说,爆炸和枪击甚至在高档社区也已司空见惯。他透露,仅本月就发生了12起这样的杀戮事件,使其成为四年来最致命的一个月。

去年,瑞典有60人被枪杀,这一纪录今年可能会被打破,在托恩伯格举行记者会的前24小时内就有3人被杀。

最终进入帮派的儿童会从这些“无情”的控制黑社会的帮派获得武器,甚至会得到进行谋杀的确切地址。因此,瑞典当局羁押的未满18岁的儿童人数从2021年8月到上个月激增近五倍。

高级警官马茨·林德斯特罗姆证实了托恩伯格关于年轻人给自己最喜欢的帮派写信寻找杀手工作的说法。这种由儿童实施的谋杀行为的受害者往往也非常年轻。

虽然帮派在瑞典祸害多年,但他们针对彼此、无辜旁观者以及他们操纵的儿童的暴力行为似乎只是在加速。仅在9月的一周内,就有6人在乌普萨拉和斯德哥尔摩地区被枪击,另有1人侥幸逃脱。

托恩伯格将国内日益恶化的暴力描述为“前所未有”,坚称在欧洲其他地方乃至瑞典历史上都找不到这样的例子。

本周早些时候,在电视讲话中,首相乌尔夫·克里斯特松(Ulf Kristersson)采取了瑞典不常见的行动,召集军队协助应对不堪重负的警力,以“追捕”并打败帮派。他说:“瑞典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欧洲其他国家也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这与警察局长的言论呼应。

瑞典的法律并不针对帮派战争和童兵。

政府将通过赋予警方更多权力、加重罪犯刑期以及更好地保护对罪犯作证的证人等方式解决这些短板,首相承诺。

虽然克里斯特松的政府上台时得到遏制失控犯罪的授权,但他的政策至今对减少暴力水平效果甚微,而他将其归咎于“不负责任的移民政策和失败的融合”——这些政策已被更严格的入境标准所取代。